位置:首页 > 银行利率 > 正文 >

衡阳:被执行人执行能力却又执行不了

2021年04月16日 10:18来源:金融界手机版

  尽管十八大以来全国上下开展反腐倡廉、扫黑除恶,最高人民法院也采取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等多项政策,大多数老百姓都有了获得感和幸福感,但是我方上百名弱势群体不仅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三级人民法院判令的7000多万元),就连人身安全都受到了前衡阳中院院长张经伟为保护伞的耒阳市曾红平为首的黑恶势力严重威胁。

  衡阳:被执行人执行能力却又执行不了

  现血泪把张经伟如何利用职权当成其敛财工具,如何粗暴野蛮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如何枉法把生效判决成为一纸空文公布于众。谨请社会人士围观评理,恳请相关纪委、政法委为我做主,为民除害。

  2021年3月31日衡阳中院要我方与宏华煤业有限公司(简称宏华公司)股东和公平镇领导座谈得知:宏华公司一直被曾红平一伙黑恶势力强行霸占,其他股东被架空,利润得不到分文而深恶痛绝却无可奈何。曾红平一伙曾干过打家劫舍,杀人贩毒,私藏枪支等多项重罪。2017年元月我方依据三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书向衡阳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被执行人宏华公司一直被曾红平一伙强行霸占,该黑恶势力无所不用其极的耍赖,直到2018年5月才完成两次评估三次流拍后衡阳中院裁定以物抵债。变更过户后,宏华公司一面提异议,一面找到了张经伟,从此本要执结的案子再次掀起波澜。张经伟在被执行人自话自说的《报告》上方给原衡阳中院执行局局长罗小韩批示“请小韩局长阅,研判是否存在不稳定因素,妥处!

  张经伟2018年9 月”。随后张经伟和曾红平一伙又找到了耒阳市原副市长陈宁、耒阳市原煤炭局局长曹文国和现耒阳市公平镇书记罗志球联手自编自导,演了一场践踏法律、强抢豪夺的大戏。陈宁等人胡编乱造出台了《耒阳市政府文件(2018)113号》落款联系人罗志球,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幌子并多次带领多名宏华公司的打手向衡阳市中院协调、施压。所有不肯配合“维稳”的法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诬告和围攻,张经伟则借势施压,由于下攻上压,虽然衡阳中院的法官都怨声载道,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由这股黑恶势力指鹿为马。2019年4月张经伟竟让人大跌眼镜,利用其职权自编法条践踏法律,枉法出台(2019)湘04执监2号《民事裁定书》,撤消了原以物抵债裁定书(2017)湘04执23号之二并执行回转。这是赤裸裸的以权压法,践踏法律,野蛮粗暴干预司法,干预个案。法律明文规定司法拍卖流拍后申请执行人可申请以物抵债。法律也明文规定执行期间,执行异议和复议期间不能影响执行。法律更明确规定在生效判决没被人民法院撤销前不可执行回转。衡阳中院相关法官无人不感到愤怒和无奈,但迫于张经伟是权威也无可奈何。

  执行回转后,衡阳中院以各种借口不肯执行,尽管我方式书面报告还是当面报告,我方也分别到省信访局和省高院信访,也找了省政协委员维权,省政协委员也做了提案,衡阳中院一直无动于衷。我方实在没办法了向衡阳中院提出以被执行人的生产效益还债,有利润就还,没利润就等有利润再还,并于2020年元月4日在衡阳中院与被执行人签订《执行和解协议》。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只不过是曾红平一伙在糊弄我方,也是衡阳中院的权宜之计。曾红平一伙仍架空和拒绝履行《和解协议书》和生效判决。明明每月利润都有数百万的收入却说亏损,并做了亏损的假账来糊弄我方。

  我方于2020年6月向衡阳中院申请对被执行提供的账目进行司法审计,然而至今被执行人还是拿不出相关审计资料,导致审计工作无法开展。而衡阳中院除了在我方强烈要求之下做点表面工作下,一直显得那么的被动与消极。张经伟一伙欺上瞒下,尽管最高院早就有了坚决解决执行难的规定,而张经伟一伙总是能变着法地对抗法律和政策。法律也明文规定执行期为6个月,张经伟一伙竟然可以在我方不知情下私自中止执行,案号从(2017)湘04执23号改成了(2020)湘04执恢55号,把执行期无限拖长。

今日热点资讯